首 页 科普工作站 科学大观园 科普100问 科普大讲堂 科普游楚天 健康咨询吧 科学竞技场 科普微直播 科学辨真伪 天天科普
当前位置:科普湖北云 > 科学大观园

“祝融号”火星车完成既定巡视探测任务 获取大量一手数据

发布时间:2021-08-19 09:12 来源:新浪科技

  “祝融号”火星车已在火星表面运行超过90个火星日,所有科学载荷开机探测,获取了大量数据。“祝融号”火星车已圆满完成既定巡视探测任务。

  多个科学载荷助火星车开展多领域探测

  在火星巡视探测以来,“祝融号”火星车上搭载的多个科学载荷,获取了大量科学数据。这些一手数据为科学家们了解火星和深入研究提供了重要支撑。

  “祝融号”火星车上共配置了6台科学仪器,通过90个火星日的工作,分别在火星地表浅层结构、地表元素、磁场环境、气象环境等方面获取了大量的科学数据。

  中国首次火星探测任务地面应用系统总设计师 刘建军:比如磁场环境测量仪,主要是测周围的磁场环境;还有两台表面物质成分探测仪,它主要是探测我们的岩石、土壤、沙丘这些被测对象的元素含量。

  根据对回传数据的判断,“祝融号”火星车上所有科学仪器获得的数据质量良好。经过处理后,这些数据将对外发布,提供给科学家开展后续深入的科学研究工作。

  中国首次火星探测任务地面应用系统总设计师 刘建军:希望通过这些有效的数据提供给我们的科学家,来深入了解我们这个地方的地质情况,甚至我们大家非常关心的乌托邦平原是不是有古海洋的这样一个存在,看看我们能不能找到证据。

  在火星留下多个中国“印记”

  作为我国首次火星探测任务,自成功软着陆在乌托邦平原,正式踏上这片红色土地之后,“祝融号”火星车和“天问一号”环绕器留下了许多中国“印记”。

  在“祝融号”火星车成功着陆火星不久,“天问一号”环绕器的高分辨率相机,拍摄到了“祝融号”火星车、着陆平台、降落伞背罩组合体以及防热大底的合影。

  中国首次火星探测任务地面应用系统总设计师 刘建军:成像获得了0.6米的空间分辨率的数据,所以我们的影像上能够看到我们的“祝融号”火星车,然后能够看到我们的背罩等等。

  在已经公布的多张图像当中,细心的网友在“祝融号”火星车的车辙当中,发现了“中”字,这也是我国航天器在火星上首次留下的痕迹。然而在这些中国印记的背后,却是科研人员为火星车能够安全行驶的特别设计。

  航天科技集团五院 天问一号探测器副总设计师 贾阳:在后轮上,左右两个后轮上都留了一个视觉特征,每走一米,它就在火星上留下了这两个字,然后我就量一下这两个字之间的距离,好比说0.8,我就知道滑移率是20%,表明正常没问题。

  除了合影、汉字,“祝融号”火星车还回传了一段珍贵的声音。这段声音是5月22日,火星车驶离着陆平台过程中,火星车上安装的录音装置获取了火星车齿轮与着陆平台梯子之间的碰撞声,以及电机工作的声音。

  感知火星环境 为深入了解火星积累数据

  尽管名字叫做火星,但实际上,火星这颗行星的温度并不高。

  “祝融号”火星车上携带的科学仪器,不仅测量到了火星的温度,还获得了火星表面气压、风速等最新数据。通过大量数据积累,将为今后科学家能够更加深入了解火星、研究火星提供数据支持。

  中国首次火星探测任务地面应用系统总设计师 刘建军:我们现在在火星上测了(气压)大概是在800帕左右。我们通常以前都认为火星上的气压大概是我们地球上的1%,那么我们现在测下来大概是1/120左右。

  “祝融号”火星车携带的气象测量仪,还获得了火星表面的温度和风速等数据。

  中国首次火星探测任务地面应用系统总设计师 刘建军:我们中午前后工作的时候,温度大概在零下20摄氏度到零下10摄氏度左右。火星上有没有风?我们测了大概是2到8米每秒的速度,微风量级,测到一个最大的风速大概是10米每秒,所以基本上是处于一个微风的状态。

  刘建军介绍,火星上也有四季,目前火星正处在春夏交替的时节,温度和风速相对适中,为火星车巡视探测提供了适宜的环境。

  中国首次火星探测任务地面应用系统总设计师 刘建军:火星上的一年是687天,正好相当于我们地球的两年,所以它的四季变化稍微比我们要慢一点。在我们春季还有包括春末夏季的这一段时间,是它的风沙比较小的一个阶段,这样的话是有利于我们的火星车来进行科学探测。

  “祝融号”状态良好 将继续向南行驶

  “祝融号”火星车已经圆满完成了工作90个火星日的目标,但是目前它的状态依然非常好,每天都在回传最新的探测数据。

  接下来,“祝融号”将开始它的“超额”工作计划,继续在火星表面进行巡视探测。

  据介绍,自从开展火星表面巡视探测以来,祝融号火星车在能源供给、热控、通信等方面都表现得非常出色,身体状态非常“健康”,“祝融号”也在不断切换前进模式,更多地“锻炼自己”。

  航天科技集团五院天问一号任务探测器系统总设计师 孙泽洲:比如我们有地面规划盲走的模式,然后我们有车本身的控制系统,自主进行避障规划的移动模式,还有视觉测程的移动模式等等。这些移动控制模式在我们90个火星日之内我们都进行了应用,效果也都非常好。

  据了解,后续“祝融号”火星车将会继续向南行驶。刘建军介绍,距离目前火星车位置大约有1.7公里左右的地方有一处沟槽,按照目前“祝融号”的行驶速度,大约需要几个月的时间可以到达。

  中国首次火星探测任务地面应用系统总设计师 刘建军:看到沟槽从上到下,它的岩石的类型或者成分有什么差别,我们就可以了解它地质历史时期发生了一些什么故事,这是近期会重点关注的探测对象。

  而在更远的地方——距离“祝融号”目前位置约20公里处的泥火山,也是“祝融号”未来或将探索的地方。走得更远、走得更久,“祝融号”依然肩负着更多的使命。

  航天科技集团五院天问一号任务探测器系统总设计师 孙泽洲:随着后续任务的推进,还可以做一些更极限的测试,为后续我们在其他地外天体的自主巡视探测任务能够积累更丰富的经验和技术储备。

  “天问一号“环绕器即将展开火星全球探测

  实际上,在火星的不仅仅是“祝融号”火星车,“天问一号”环绕器也正在围绕火星飞行。接下来,它也将开启新的征程——对火星全球进行环绕科学探测。

  目前,环绕器运行在火星中继通信轨道,主要为火星车进行中继通信。火星车回传的各种数据,都是经过环绕器传回地球的。

  据介绍,在今年9月中旬至10月下旬,地火通信将首次受到日凌现象影响。在这段时间,火星、地球将运行至太阳的两侧,三者近乎处于一条直线,由于太阳电磁辐射的严重干扰,地球与火星的通信将中断约50天,环绕器和火星车将转入安全模式,停止探测工作。


  航天科技集团五院天问一号任务探测器系统总设计师 孙泽洲:相当于在一个月甚至更长一点时间之内,地面是无法获得它的信息,也无法对它进行控制,所以它就要在这一个多月的时间内要完全自主地来运行,包括日常维持自己的健康状态,同时包括故障自主检测、故障的重构、故障处理等功能。

  在日凌结束后,环绕器将择机进入遥感使命轨道,开展火星全球遥感探测。

  北京航天飞行控制中心责任总师 测控系统专家 崔晓峰:遥感使命轨道的探测阶段是对火星表面进行全球探测。实际上我们是要对遥感阶段的轨道来进行一个优化的设计,来尽可能提高在整个遥感使命阶段的工作效率。在这个阶段实际上是要兼顾完成火星表面的遥感探测和表面的巡视探测。

编辑:徐菁
友情链接

鄂ICP备13005063号-4